2019年财政账本背后的故事
财经

2019年财政账本背后的故事

2020年02月13日 21:43:00
来源:澎湃新闻

日前,财政部公布了2019年财政收支情况。大量数据的背后,有读懂中国财政的三个故事。

“减税降费”超预期,非税收入保增长

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即通常所说的“财政收入”)190382亿元,同比增长3.8%。这一增长速度是过去30年的最低值,远低于2007年32.4%的峰值,也明显低于2018年的6.2%。过去多年为人诟病的“财政收入超GDP增长”现象一去不复返,这是实施积极财政政策的直观体现,而这一结果主要是源于力度空前的“减税降费”。

2019年税收收入157992亿元,同比增长1%,远低于2018年的8.3%,“减税降费”超预期。从主要税种来看,国内增值税同比增长1.3%,增幅比上年回落7.8个百分点,其中工业企业下降6%,主要源于增值税税率双降,从16%和10%降低到13%和9%,以及进项留抵税额的退税。

个人所得税大幅下降25.1%,主要源于免征额从每月3500元提高到一年6万元和增加了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专项附加扣除。

企业所得税增长5.6%,增幅比上年回落4.4个百分点,主要源于将一般企业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的标准从50%提高到75%等减税政策,同时受工业企业利润下降的影响。

四大税种中唯一实现高速增长的是国内消费税,同比增长18.2%,远超2018年的4%,一方面是因为部分2018年末的税款在2019年初缴纳,另一方面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之下卷烟消费逆势上行带动卷烟消费税大幅增长。

总体来看,连同社会保险降费政策在内,2019年全年“减税降费”超过2.3万亿元,占GDP的比重超过2%。纵向来看,这是我国历年“减税降费”力度最大的一次,没有之一;横向比较,在世界各国近些年的减税浪潮中,无出其右。

在如此大规模的“减税降费”之下,财政收入能够实现3.8%增长的重要原因在非税收入的强劲拉动。2019年非税收入32390亿元,同比增长20.2%,增幅比上年提高24.9个百分点。非税收入呈现“三升一降”特点: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和罚没收入上升,涉企收费下降。

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增长主要源于国有企业上缴利润,2019年中央特定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6100亿元,同比增加3600亿元,拉高非税收入增幅13个百分点。

国有资源有偿使用收入增长主要源于地方行政事业单位资产等非经营性资产收入集中入库,拉高非税收入增幅4个百分点。

罚没收入增长主要源于地方公安、法院罚没收入增加较多,拉高非税收入增幅1个百分点。涉企收费下降主要包括两方面:

一是教育费附加等专项收入同比下降5.2%;

二是行政事业性收费收入在2018年大幅下降17.4%的基础上2019年下降1%。

从不同区域来看,地区间收入增幅分化明显。2019年,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地区财政收入增幅分别为3.5%、4.6%、2.8%、-2.1%,中部地区收入增幅相对高一些,东北地区收入下降。具体到各个省市,天津、内蒙古增幅超过10%,主要源于股权转让和矿产资源收入拉动;浙江、河南等6省份增幅在5%-10%,上海、北京、山东等17省市增幅在0-5%。其中,上海、北京几乎零增长,远低于GDP增速,反映“减税降费”力度很大;吉林、黑龙江等6省市同比下降。

政府过“紧日子”,优化支出结构

2019年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即通常所说的“财政支出”)238874亿元,同比增长8.1%,增速略低于2018年的8.7%,在财政收入增长乏力的约束下殊为不易。

每一年,政府都说要过“紧日子”,但2019年政府的日子真的不是一般的紧。各级财政部门都在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各地压减幅度都超过5%,不少地区超过10%。过去一直被公众高度关注的“三公经费”,坦率说,已经没有多少可以进一步压缩的空间了。

政府如此严肃地过“紧日子”,是为了优化支出结构,将有限的财力配置到重点领域,包括脱贫攻坚、“三农”、科技创新、生态环保、教育、卫生等。2019年,农林水支出中的扶贫支出增长11%;科学技术支出中的科技条件与服务、基础研究,分别增长28%、26.7%;节能环保支出中的污染减排、可再生能源支出,分别增长48.6%、38.3%;教育支出中的普通教育、职业教育支出,分别增长8.9%、7.5%;卫生健康支出中的公立医院、公共卫生支出,分别增长11%、9%。

从不同区域来看,绝大多数地区财政支出增长,增速略有差异。东部、中部、西部、东北地区财政支出增幅分别为7.3%、10.5%、8.5%、6.5%,中部地区支出增长最快。具体到各个省市,贵州、浙江、青海、天津等12个省份增幅在10%以上,海南、湖北、湖南、辽宁等14个省份增速在5%-10%之间,甘肃、吉林、宁夏3个省份增幅在0-5%之间,上海、北京同比略有下降。

2020年财政:以收定支,零基预算,向征管要空间

看完2019年的财政账本,接下来要问的是:2020年财政会怎样?

2019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明确,2020年宏观经济政策的基调依然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表面上没有新鲜感,实际上非常有内涵。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背景下,货币政策的空间相对有限,宏观调控很大程度上要指望“积极的财政政策”。

“减税降费”就是最典型的积极的财政政策。但在经历了历史性的“减税降费”之后,2020年积极的财政政策的重点转变为“要大力提质增效,更加注重结构调整,坚决压缩一般性支出,做好重点领域保障,支持基层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

注意重点,不是“减税降费”,而是“优化支出”。而在谈到“减税降费”政策时,使用的表述是“落实”,既不是“加大”,也不是“深化”,在谈到“减税降费”成效时,使用的表述是“巩固和拓展”,这意味着2020年“减税降费”的政策重点是延续、保持已经推出的政策,将之前推出的适用于一部分区域、行业、群体的政策推广到更大的范围,而不是给出新政策。简言之,2020年没有更大力度进行“减税降费”的空间。

那如何优化支出呢?2019年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以收定支”“零基预算”。这两个具有历史感的词重出江湖。“以收定支”就是要根据财政收入来确定财政支出,这个看起来像计划经济时代使用的政策在今天财力紧张的背景下有了新的含义,要求各级政府必须要量入为出,精打细算过“紧日子”,把钱花到刀刃上。如何实现呢?要实行“零基预算”。我国过去常用的是“增量预算”,即预算编制是在上年的基础上进行调整,而“零基预算”要求从零开始做预算,只花必要的钱,今年不该花的不管之前有没有,一分不能花。

虽说优化支出是2020年财政工作的重点,但保证收入才是基本前提。2020年开年遭遇新冠肺炎疫情,企业面临巨大挑战,税收收入压力陡增。为了让企业挺过寒冬,在无力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政策的约束下,中央政府和各级地方政府依然努力推出部分减免税费的政策,帮助企业复工复产,但这又进一步加大了收入端的压力。

在“土地财政”增速下滑、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杯水车薪、社会保险基金收入专款专用且已面临收支压力的背景下,如何确保收入以保障财政支出?向两个方面要空间。

第一,向经济增长要空间。

“减税降费”意味着释放市场活力,企业轻装上阵,拉动经济增长,税基会扩大,税收收入实现增长。这也是著名的拉弗曲线的关键要义。

第二,向征管提升要空间。

给大家分享一个小故事。某个微信学习群里有100人,每年要按人头收总共10000元的群经费,理论上每人100元。但问题是有50人长期潜水,根本找不着人,最后只好由剩下的50人来分摊,每人200元。这无辜的50人替别人交了群费自然是不好受的,尤其在群光景不太好的时候,生活艰苦,要求减费。怎么能减下来?必须得在潜水的50人身上找补,都是一个群的,凭什么你不交,得公平。经过一番努力,找到了潜水的50人中的30个,凑够了80人,每人125元。对那些原来交200元的来说,从200元到125元,当然是减费,但似乎减的还不够,没到100元嘛。而对那30个浮出水面的来说,从0到125元,负担重多了。他们觉得坑,嚷嚷着:“那剩下的20个凭什么不交费?他们也得交!”原来那50人说,“对,他们也得交!”于是,接下来就是要找到那20人,让他们也交费,只有这样,才能真正达到人均100元,减费。故事讲完,这就是2019年、今年以及未来向征管提升要空间的现实。

税收收入的增长来自于过去逃税逃得不亦乐乎的企业不再容易逃税。通过加强税收征管,提高征管效率,减少税收流失,把过去逃掉的税收征上来,腾出为依法纳税、规范经营的企业减税的空间。这才是公平的改革方向。

总结来说,因为两个空间的存在,减税,不等于减收。制度上减税,要通过经济增长和征管提升,使税收收入增加,既要助力企业发展,又要保障政府有必要的财力,能够提供相应的公共服务,发展经济。